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对话戒毒人员:16岁开始吸毒,盼望开始新生活…

时间:2019-01-11 18:27: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对话戒毒人员:16岁开始吸毒,盼望开始新生活… 高高的围墙离地15尺,双层铁门只有一道关闭时,另一道才能开启,过了铁门2米的位置有一道黄色警戒线。这道线将戒毒所里的戒毒人员与“自由”暂时隔开。 这是我次走进戒毒所去采访,在此之前,对戒毒人员的戒治生活,我几乎一无所知。只是偶尔听到跑政法口的同事,讲到一些关于毒品的危害。 在国际戒毒日前夕,我和几位同行走进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零距离对话戒毒人员,倾听她们背后的故事。 当身后的铁门,咣的一声关闭的那一刻,我才理解自由的含义。 “我要戒掉毒品。我再也不想进来了,太苦了。” “你是指失去自由吗?” “对,这是重要的。” 29岁的晓琴(化名),圆圆的脸,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很斯文。如果不是穿着所服、戴着胸卡,我很难想象得到,她是一个有着7年吸毒史的戒毒人员。她坐在我的对面,回忆起自己吸毒的故事。 作为独生女的晓琴,家境优越,大学毕业后,就被父母安排进入一家建筑设计院工作。2011年,她在朋友的引诱下开始尝试吸食冰毒。 “酒吧里的朋友都在吸,他们说和吸烟一样,不会上瘾。其实,那时更多地是好奇心。直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吸毒后的晓琴,辞去了设计院的工作,被父母带到海南戒毒,为的就是远离她的朋友圈。8年中,晓琴吸毒、被强制戒毒、复吸,一次次重蹈覆辙。 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心理矫治中心主任王凤兰说,晓琴的父母曾一度无法接受女儿吸毒的事实,觉得很没面子,抬不起头,甚至不来所探望,想要放弃她,但我们一直努力,修复他们的关系,也进行了心理干预。后来,晓琴的表现很好,在诊断评估考核中,可以提前三个月解除戒治回家。 对三个月后即将走出戒毒所的生活,晓琴说:“主要的是多陪陪父母,这些年亏欠他们太多了。然后想要找一份稳定的工作,重新开始。” 和晓琴一样,原本有着一份稳定工作的小杜,吸毒前从事特殊教育工作,教盲文和手语。“我次吸毒,是因为朋友说这个东西能提神,那时我经常要熬夜写教案。吸食后,觉得特别有灵感,直到后来身体出现反应,我才知道那是冰毒。” 王凤兰说,小杜从小就是个的孩子,还有一个做警察的男朋友。她从2017年3月开始吸毒,同年6月被抓,进入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整整一年时间。 “想你的学生吗?”我问小杜。我猜她一定很热爱自己的工作。 “想,做梦都想。梦里,他们问我:老师,你为什么不回来看我们?”在提到自己的学生时,小杜哽咽了。 “对未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想放弃自己的工作,我还想教孩子。我对不起他们,没有做一个好榜样。我现在痛恨的就是毒品!” 离出所还有一年的时间,小杜说,她没有放弃自己的专业。 未来的路,除了教孩子,她重要的事就是远离毒品。 小杜对未来有清晰的规划。而刚满18周岁的小兰,对未来的生活,似乎还是充满迷茫。小兰此前是山西某艺术学校的学生,喜欢跳舞。吸毒的原因竟是男友嫌自己太胖。次吸食冰毒,15岁的小兰处于亢奋状态,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一周瘦了24斤。随后,出现各种吸毒后的不良反应。 “我看到你胳膊上的纹身,有特殊的含义吗?” “以前,吸毒时和我男朋友纹的情侣纹身,当时觉得好玩。” “男朋友吸毒吗?” “吸,早断了联系了。” “你现在还想毒品吗?” “不想了。” 在和我聊起自己制作吸毒工具的时候,我从小兰稚嫩的脸上看到了些许兴奋。我不知道这个刚成年的女孩,未来的路会是怎样,却也不禁有些担心。花样年华,却被毒品吞噬着青春。 22岁的小吴,16岁开始跟着任男朋友吸食海洛因,18岁跟着第二任男朋友吸食冰毒,成为混合吸食毒品的“瘾君子”。 “我的朋友都是我的发小,他们觉得吸毒很时尚。当时,我第二个男朋友说吸食冰毒,能戒毒海洛因。现在才知道,是我太傻了。” 远离毒品,其实重要的还是远离有毒的“朋友圈”。在采访时,小吴的两年强制隔离戒毒时间就要到了。 “马上就能出去了,兴奋吗?” “恩,一直盼着。” “出去后,打算做什么?” “我父母给我在西安开了一个美容院,想陪我一起离开家乡,开始新的生活。但我不太想去,那里一个人都不认识,没有朋友。” “你不怕再被‘毒友’影响复吸吗?” “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小吴避开了我的问题。那一刻,我也真正体会到了“一日吸毒,十年想毒,终身戒毒”这句话的深刻意义。 42岁的张凤(化名)是个全职太太,吸毒前在家负责两个孩子的生活起居,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孩子在上学之后,张凤突然变得闲下来,于是经常和姐妹们一起相约打麻将。在麻将桌上,张凤染上了毒品。 “还有两个月就能回去了,有信心彻底戒掉吗?” “我一定要戒掉,哪怕是为了我的孩子。你知道吗?自从我染上毒品,我的两个孩子没再叫我一次妈妈,你能体会那种感受吗?” “其实,平凡人的生活才是的生活。” 复杂的家庭背景与朋友圈关系、吸毒后对身体与生活带来的双重损害以及进入戒毒所后对过去的反省与对未来的希冀,都成了了解戒毒人员的关键。 走出戒毒所的那一刻,我深吸了一口气。回望背后的高墙内,那里还有许许多多的故事。无一例外都与毒品有关。每一个戒毒人员都有一个曲折的故事,她们都曾在毒海中沉浮挣扎,却渴望全新的生活。 唯有希望,她们未来的路,天下无毒。 文:杨杰英 图:王建军小孩半夜咳嗽
宝宝高烧不退怎么办
2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基层就业 catia二次开发小程序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