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天苍黄 第248章 风云突变

时间:2019-09-24 15:04:39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天苍黄 第248章 风云突变

此人不凡,柳寒在心里作出判断,临走最后那一眼,说明整个战场局势都在他掌控之中,自己的行藏已经被他看破,只是拿不准自己的身份才没管。

院子里血腥味十足,三具尸体倒在院子里,旁边的房间静悄悄的,没有动静,柳寒决定以静待动,先看看再说。

过了一会,旁边房间里的两个商人战战兢兢的开门出来,前院小二也探头探脑的出现在月亮门外。

“杀人了”

柳寒不由一笑,随后也小心翼翼的推门出来,两个商人在院子里站了会,然后迅速回房间收拾东西,柳寒也随即返回房间,收拾东西。

建业是江南重镇,城内晚上都有城防军巡逻,就收拾东西这一会,城防军已经赶过来了,将正拉着小二要退房的三人拦下。

城防军领头的是个伍长,看上去三十来岁,经验丰富,到院子里看了眼便明白是什么事,盘问了柳寒三人几句,便没再理会他们,不过也没放他们走,依旧将他们扣在店内。

三人无论如何也不愿回原来的房间,就在前堂坐下等天亮,打好主意,等天色一亮,便立刻退房,另找住处。

无聊中,三人说了会闲话,两个商人心里惶恐,非常担心惹上官司,这年月,惹上官司,不死也要脱层皮。

还好,天亮之后,不久,建业府的衙役也过来了,捕头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过去看了看,便明白是江湖仇杀,又问了下柳寒三人,柳寒三人含含糊糊的说了些情况,两个商人说得倒多些,柳寒只是在一旁补充。

三人都不傻,没敢多一句嘴,捕头也不过是例行公事,加上三人都暗地里塞了红包,捕头拿了钱便告诉三人没事,三人赶紧去找小二退房退钱。

这个时代,住店是先交钱才住店,住几天交几天,若提前退房,店里要退钱。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一个年青的衙役看着正退房的三人低声问捕头,眼中露出热切的光。

“衙门里做事,首要一点,招子放亮一点;你看到死的那几个了吗漕帮舵主,陆家的客卿,走了三个女的,素衣门的,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人物,是这三个杀得了的”捕头低声答道,同时捏了手里的银票:“这事,我们管不了,就这样吧。”

年青衙役微微点头,捕头心说,小子,要不是看你平时孝敬,老子就不传你这一手了,在公门里当差,看上去挺威风,可实际上,尽受夹板气,上面的老爷公子,下面的江湖好汉,个个都惹不起,招子不亮,不知道那天小命便丢了。

柳寒收拾起东西便没在城里停留,到码头找了条船便向扬州去了,由于是顺水,船速挺快,半天时间便到了。

扬州是建业下游的一个重要交通枢纽,是大运河北上的必经之地,船运业繁忙之极,市面也繁荣之极。

不过,瀚海商社在广陵还没设分店,当初在规划江南时,老黄便力主将江南分店总店设在扬州,但柳寒权衡之后,还是决定设在建业。

建业虎踞龙盘,钟灵毓秀,东通吴县,西接荆襄,南下豫章,是江南真正的中心,在这里设点,东西均可兼顾,扬州虽然发达,但更偏向北,难以照顾到江南西部和南部,此外,这里江湖门派和商号众多,漕帮的总舵便设在此,淮扬会的总会也设在这里,所以,江南总店一旦设在这里,很可能与他们发生冲突,从而惊动了他们,对商社在江南的发展反而不利。

柳寒说服了老黄,瀚海商社江南总店才选到建业,这次江南之行,证明了柳寒的选择没有错,江南的门阀世家,对江北极为反感,而扬州便在长江以北。

这一水之隔便形成了两个世界,江北的看不起江南,江南的看不起江北。

柳寒在扬州待了三天,走马观花的看了一番,扬州的码头及其繁荣,比建业繁荣五倍不止,南来北往的船只多在这里停歇,扬州本地最大的商品却是盐,扬州光盐号便有几十家,各码头仓库里堆满了白花花的盐巴。

朝廷在扬州有司盐都,设有都尉校尉,有盐丁数百人,司盐都则隶属度支曹,扬州刺史无权管辖。

除了盐以外,扬州最繁荣的生意便是烟花柳巷,南来北往的生意人需要休息,需要娱乐,于是这里便应运而生长江南北最大的青楼和画舫,建业与之相比也只能低头拜服。

之所以决定在扬州停留,最主要的是,当初答应方震到帝都设密舵,应承时间是三个月后,可现在,算上路上的时间

天苍黄  第248章 风云突变

,也已经过去半年,他必须尽快赶回帝都,但在回帝都之前,他必须见到方震,解释下自己为何延误,这几个月上那去了。

漕帮总舵设在扬州城外,运河边上的漕堂,漕堂在名称上有些象酒楼,可实际上却是座庄园,庄园大门前竖起根旗杆,旗杆上飘着漕帮的旗帜,红色为底,上面绣了面白色的帆。

看着巍峨堂皇的漕帮大门,柳寒忍不住在心里腹诽,这大门虽然没有违制,可也太招摇了,一点不知道藏拙,也难怪,漕帮毕竟还有个半官方的身份。

柳寒从门前经过,没有进去,此刻他又换了身份,换回到柳漠了。

过了漕帮百步以外,便是草滩码头,这个码头如同漕堂一样,都是漕帮的私产,也是扬州最大的码头。

柳寒在码头上转了一圈,叫过一个乞丐小孩,给了他一两银子,让他送封信到漕堂,然后便转身离去,消失在码头的人流中。

小乞丐拿着柳寒的信送到漕堂,门房的汉子接过信忍不住有些纳闷,想了会,决定还是送进去,因为信皮上写得很清楚,呈漕帮方帮主亲启。

方震的家也放在漕堂,漕堂很大,占地有几十亩,分前后两部分,前面处理漕帮公务,后面是方震的家,东西两边则演武堂,平时漕帮普通帮众都在这里研习武艺。

柳寒的运气不错,方震正好在帮里,昨天,建业传来消息,分舵舵主刘青被杀,同时被杀的还有陆家的两位客卿。

“根据素衣门三位女侠的描述,是兄弟会所为。”

说话的是个中年文士,中年文士是漕帮的军师严齐,严齐看上去很瘦削,下颌留有短短的山羊胡,眼睛很小,此刻眯着,就成了一条线,看着象是睡着了。

他说完之后,将手里的文书放到桌上,看着方震说:“看来我们对洪山三狼的看法有误,他们不死江南会的人,是兄弟会的人。”

方震脸色阴沉,刘青是漕帮建业分舵的舵主,是漕帮的一员得力干将,可从这个报告来看,他在那个神秘人手上连一招都没走过,他清楚刘青的修为,已经踏入武师有武师七品修为,居然连一招都没接下来,方震判断,那个神秘人应该有宗师修为。

兄弟会,方震想到这三个字,方震心里很是苦涩,历史上看,漕帮和兄弟会关系极为恶劣,双方数次火并,几年以前,漕帮还奉朝廷之命,参加了对兄弟会残部的追杀,可以说双方是结下了死仇,兄弟会在漕帮的势力范围内,根本不敢公开活动。所以,神秘人露面便毫不客气的对刘青下了狠手。

追查兄弟们方震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这个时候不合适。

自从退出彭城以北后,江南会又蠢蠢欲动,洪山三狼本来也扬州西北的洪山地区活动,忽然南下,漕帮接到密报,洪山三狼南下与江南会有关,于是便下令江南分舵清除这三个小丑,所以,才设计请素衣三女为诱,将采花的名声扣在三狼身上,然后名正言顺的杀了他们。可没成想,反被兄弟会利用,杀了刘青。

“兄弟会,咱们一点线索都没有,”严齐叹口气,他知道方震为难的是什么,北面失了帝都冀州,漕帮的损失极大,江南会再度挑战,后面说不定还有内卫的影子,这个时候再与兄弟会开战,时机不对,作为帮里的军师,他必须为方震找到解决办法:“我看暂时咽口气,外松内紧,洪山三狼不出现则已,只要出现,杀立决,现在重要的是江南会。”

方震想了想,再度苦涩的叹口气:“江南会在这个时候挑起事端,不知道是不是宫里的意思难办啊”

俩人都没考虑向内卫报告的事,虽然兄弟会是朝廷大敌,但他们是江湖中人,再不济也不能投靠内卫,更何况内卫刚刚逼得他们退出了彭城以北,放弃了帝都。

严齐摇摇头:“难办也得办,咱们已经让出了彭城以北,江南咱们不能再让,只能一战,就算宫里的意思,咱们也顾不得了。”

“战,当然要战,”方震缓缓的说道:“可,老严,你想过没有,如果这里面有宫里的意思,风雨楼和落马水寨会不会趁机南下,还有淮扬会,会不会也跳出来”

严齐叹口气:“淮扬会不足为虑,可虑的是风雨楼,萧雨乃人杰,风雨楼实力强大,又有朝廷为后盾,帮主,如果他们趁机南下,就麻烦了。”

方震沉默了会,重重的叹口气,虽然和风雨楼达成协议,可风雨楼会不会遵守协议,特别是在漕帮主力南下,扬州空虚的情况下。

扬州可是块肥肉,谁人不眼红。

正说着,门外有人敲门,方震眉头微皱,有些不高兴,严齐起身打开门,门外是方震的徒弟冉骏,他手里拿着封信进来。

“师傅,有人送来封信。”

“信谁送来的”方震问道,冉骏摇头说:“门房报告说是个小乞丐送来的,让转交给您。”

方震不由大奇,接过信,拆开一看,上面只有一行字:“离石旧人,请帮主到方氏茶楼一叙。”

...

常德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云南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山西治疗宫颈炎费用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的网友评价
去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怎么走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