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月光造假害死人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2:28: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造假,是在丑恶的舞蹈遮盖下进行的。在丑恶的舞台上,那表演的人和围观的人一样丑恶;看到那丑恶的模样,不要总以麻木为借口,稍加注意就会发现那亏欠了良心的人也会发出狰狞的目光;那包藏祸心的人,别人会加倍返还!   ——题记   一 恶梦   我每晚都是恶梦,已经持续了好多年。我总在佛堂呼唤:散去吧,友好的冤魂!别怪我,那一切都将成为梦…   我怕了,常常会有人这样骂我:“如果他是公狗,我会打断他的第五腿(那多余的腿,你懂的)”!这就成了我每天的恶梦。   做恶梦的人不仅仅是我,还有太爷爷(晚辈的太爷爷),也就是我二叔。那天晚上太爷爷梦见太奶奶还是那么俏丽,眼神儿像点水蜻蜓般快意,胸前微微凸起的地方像玫瑰的花蕊、沾水欲滴!如此娇艳,如此诱人。太爷爷伸手过去,那嘴对嘴的甜蜜将幸福的高度在跌宕起伏中融汇在一起,蠕动声、幸福声阵阵传出。他喘着粗气的声音里又发出了厌恶和恐惧的脾气。梦!妈的,原来是个梦!太爷爷自言自语地说。我知道,他向往那和谐的生活。   佛家云:大悲该无泪,大悟该无言,大笑该无声。那佛法只是为超度众生,凡尘世事的喧扰,你争我夺剥离着良心的不安,偌若你死我亡般肆意亏欠,空气中也不知还会回荡着多少亡灵的愤怒与不安。他们都是友好的亲邻,而孤楚和凄零连在一起汇成了冤魂…散去吧!慈悲吧!我友好的乡邻!我,心已皈依佛门。   都怪我,那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们造假作恶,我现在也觉得有些丑恶。   呵呵!大家都说普通人和常人本来就是一类人,我还何必要在那上面死磕呢?但我真心的不那么认为!想到这里,我就想起了一句话:“和人接触的时间越长,我就越喜欢狗;狗永远是狗,因为它善良;但人有时未必就是人,因为他可恶”!   以前,我真不喜欢我一生都过得荒诞乖张,但也不愿意死得窝囊,所以我就开始大胆地造假。但现在还外加一个特点——丑恶。我很大胆的承认:我是自私的,也是丑恶的,连我的心都是黑的!不祈求原谅,只求不再作孽。我以前的梦想就是做一名出色舞蹈演员,因为舞蹈本来是人类精神的粮食;但经过了一些人的手,经过一些人的眼,又经过一些人的嘴就变得出奇的丑恶,丑恶的让人难堪。有时,我也在想,我是不是心理也很变态,变态得连常人和普通人都分不清了…   自从那次事件过后,村里人是不看舞蹈的,因为造假就是在舞蹈的遮盖下进行的,所以也没有人敢提舞蹈那事儿。     二 孙子造假,三代人受罚   甜甜很喜欢舞蹈。那天她在客厅里看电视,茶几上还摆放着未做完的作业,边欣赏边咯咯地笑了起来,那笑,很投入也很猖狂;声音的音量大大超过了在一旁午睡的老太爷。太爷爷被小姑娘张狂的笑声吵醒,用手抹了抹皱巴巴的脸皮,那脸皮像搁了几个世纪的瓦片,到处坑坑洞洞。他听到电视里传来音乐的声音,不时地向电视的方向张望;一看到电视上映射出舞蹈的画面,太爷一阵阵恶心,他顾不得身体的年迈,嗑噔嗑噔地敲击着手杖;厉声叫到:关了!关了!关了!看什么看,那有什么好看呢?都是些丑恶的舞蹈…那声音一声比一声恶。  我看电视关你什么事?看我这是从小缺钙,长大缺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咯。到了现在,还是左脸欠抽,右脸欠踹;如今更是驴见驴踢,猪见猪踩!真是的,几老十岁的人了,还管那么多!甜甜磨磨唧唧地咕噜道。你说关我什么事?见着甜甜变着花样在骂自己,太爷怒了!他像发怒的豹子,狂躁的吼叫:你爷爷是我养大的,你老爸也是我养大的,还有你,本想把你养大!你看看你那副德行,天天就知道看那些乌七八糟的舞蹈,舞蹈,舞蹈!你就不晓得那舞蹈有多么丑恶?   你把作业拿来看看!太爷大声命令道。在家里只有甜甜敢跟他顶上几句,其他人也只有唯命是从。拿来就拿来,谁怕谁!甜甜仗着近一次期中考试的好成绩一直居高自傲,一直肆无忌惮,对老师和同学更是目中无人。太爷虽说是年纪大了些,但视力还一直不错,随便就捡起卷子上的题目问了起来。你跟我讲讲李白为什么离开长安?甜甜一时还真没料到这老太爷会这么问,随便编个理由就忽悠过去。说:李白不想做官了呗,所以想离开呀!那你给我讲讲你这道题是怎么做对的?我一做就对了呗!甜甜漫不经心地笑答道。你造假?老太爷更加愤怒了,声音一次比一次狂躁,并喘着粗气暴喝道!哼!甜甜也生气了。她回道:李白为什么会离开长安,他又没跟我讲,我怎么知道哇?   太爷爷是个很聪明的人,也是一个有正义的人,在当时也有争议的人。他感觉还是不放心,还是觉得不能随便冤枉孩子,他拨通甜甜老师的电话,结果和他想的一模一样…   老太爷脸色瞬间刷地变白了,刹那间蹼撑地跳将起来,来一个打虎的姿势一拐砸断了茶几,嗖地一声又砸烂了电视机,看那玻璃花花飞溅四起,那机壳漫天横飞,吓得甜甜想诉无语、一下子瘫软在地…   你?竟敢造假!   把你老爸和你爷爷叫来!快去!快去!这时,吓得胆飞魂散的甜甜顿时感到不知所措,她还在犹豫是去,还是不去?嘣嘣!接着又是两声炸响。甜甜不敢犹豫了,知道这回是大难临头了。   甜甜怕事情闹得更大,还是硬着头皮把外出干活的老爸和爷爷叫了回来。那时,爷爷在装车,老爸在计量,忙得不亦乐乎!就连与活计关系不大的旁人也懒得搭理他们。甜甜很快就赶到了,见忙活的一家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在旁边徘徊了一阵子,还是没有开口。她知道,如果将原事说出来,肯定当场就会挨老爸的一阵暴揍;而且也叫不回爷爷和老爸,太爷也安排的任务肯定就完不成的,肯定还是会被揍。于是她就想了个法子。她大声地说:老爸,家里出大事啦!这一下着实吓坏了老爸和爷爷。爷爷顿时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张大眼睛急切的问道:娃儿,出什么大事啦?   太爷爷他…他…他…甜甜话也不回地往回跑了。   爷爷的心里一下就拉紧了,他预感是…是他…他扯开身上的衣服不要命的奔回了家里。紧接着就是老爸的飞跑。  回到家里,看见太爷爷跪在家里的香火下面,双眼迷离,头戴孝帕,嘴里还在呜呜地哭。爷爷见着就纳闷啦!这还是首次,以前都不这样的。他在心里推测着,是不是他老年痴呆症犯啦?不对呀,他九十多了还一直健康,没犯过啥大毛病呀!今天这是。后来赶到的老爸见着太爷爷还没有死,心里的那揪紧的心就一下放下啦。他见着太爷爷闹的这一出,还以为他饭老年痴呆症了,笑着说:爷爷,你这是干嘛呢?见有人靠近,他的听力不怎么好,抬头一看,这一老一少都来啦,立刻拉下了那痛苦的脸,立即显出了愤怒的表情,打叫道:跪下!你们都给我跪下!全是饭桶!饭桶!   被太爷爷一吓,老爸很自然地跪下了,嘴里还堆着不解的笑。可是爷爷不干了。他生气地大声喊道:爹,你这是干那样嘛?人家老大又没错,这都几老十岁的人了,为那样要叫他跪嘛?再说他在外面干活路好辛苦哦,你看你这一天糊涂得!哎!真的是…  你不要对我大叫!你也给我跪下,你以为我痴呆啦?我告诉你们:我的心里明白得很!没错,没错我会叫你们跪?以为我真的是憨了哟?快点给我跪下!太爷爷又大声吼道。   好嘛,好嘛!我跪我跪!我跪还不行么?   太爷爷刷地一声揭开了案头上的幕纸,那上面现出了十个人面画像,这十个人是爷爷熟悉的,是很熟悉的亲人。这里面就有漂亮的太奶奶,还有重生。爷爷看着这十个人,爷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了,那泪水像雨线一样牵扯流了下来,那泪就是一种痛,那痛像人在撕、像鬼在撩、像狗在撕咬、又如刀在绞…   老爸也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以前就在这里被罚跪过。   时间过了很久,太爷爷有开始发声了,大声对着爷爷说:小狗,你当年好大?回爹,那年我十三。爷爷答道。你说他们死得惨不惨?惨!惨!惨!爹。那你说他们死的冤不冤?冤!爷爷也哭了,他一拳砸在地板上,只听得地板啪嚓的声音。爷爷的受伤的血液跟卓指头酥酥地流下去了,但他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或许,这就是情!这就是真情,一种痛彻心扉的真情!   小狗啦!爹的心里一直不安啦!你算哪全村好多条人命?加上重生一共569条人命!爹。爷爷痛苦地低声回答道。   重生是我的恩人!爹。爷爷继续说道。   我的重生啊!我那569位乡亲父老,你们在天堂那边还过得那样悲惨吗?还那样忍饥挨冻吗?你们在天那边还在造假吗?还在搞人吃人的运动,还在搞斗争吗?     三 县里“反右”造假活动拉开序幕   爹,重生对我有恩,我一直都记着的,每年他的生期和重阳我都给他上香的。嗯、嗯!太爷爷稍有些舒缓了语气。那你以后要坚持!   在屋外的甜甜立在一旁,感觉很无聊,见到太爷爷也没有提到他的事,看到太爷爷那虔诚的模样,心里不由得嘿嘿一笑,那笑声又大了些,被一旁跪着的老爸狠狠地恨了一眼,她也不出声了。太爷回头一看,大声叫到:进来跪下!你犯的错我还没处罚你呢!   太爷一见到甜甜心里就来气,你,你个孽子!竟敢做假!你晓得做假害死了好多人不?啊!甜甜吓得两腿哆嗦,端端正正地跪在了地上,头也不敢抬起来。这时,爷爷又哭了。   爷爷知道,太爷爷叫大家跪下,不只是惩罚,还有叫大家都要记住历史,记住诚实,记住刚正。甜甜的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索,但是甜甜做假这事情也不能这么过去,得利用这次好好的教育教育他,要她住历史,让她坚守诚实!因为五十多年前的伤痛不能重演了!  太爷爷的眼泪就是那个被现代历史学家成为“贵州事件”的“湄潭事件”。五十年前,也就是公元一九五九年,贵州大地又掀起了“批左反右”运动,也是一场盛大造假运动。那运动一浪高过一浪,那世界却是一片饥荒,尽是饥殍遍野。   那年我清楚地记得,“庐山会议”召开,一位为人忠厚、性情耿直的同志要求纠正“大跃进”中的急躁冒进、浮夸风的问题被打成右派。各地坚决落实“反右”的“革命”运动,在落实秋整粮食计划时,分配的指标都很高,但是没有人敢反对。结果全国都是按估产数征购指标征购。这回就真够残忍了!   同时掀起来了反瞒产运动,那时饿死了上百万贵州农民,以金沙和湄潭为严重,所以被称为“金沙事件”或“湄潭事件”;但其他各大地州都有,统称为“贵州事件”。运动中动用了割手指、点天灯、甚至枪毙活埋的酷刑。不少群众痛骂运动中的激进干部是“刽子手、杀人犯、活阎王”;仅在湄潭被活活打死的就有1324人,被打伤致残有175人。   太爷爷说:“他们用了割手指、缝嘴巴、点天灯、打破头楔、铁丝穿耳和穿脚后跟、吊鸭儿浮水、拖死猪,火钳烙嘴巴,甚至枪毙活埋的酷刑来逼一些干部瞒报产量、瞒报堆垛”。真是骇人听闻!他们“斗争”完还要开庆功会,还要表演舞蹈,我觉得那舞蹈太丑恶了。太爷爷说。   太爷爷右手残废了的,他是我二叔,是我父亲的亲弟弟;由于他的年纪,辈分又高,所以大家都叫他太爷爷。我是家里的老小,他整整大我二十岁,我在家里排行第十,人称老十,又是老实的谐音。我姓谭,所以村里人都称我谭老实,还有一些人为了取笑我,赐绰号“太老实”。我想,我也真的太老实。   我二叔(也就是太爷爷)的手也是在那次浩劫中被斗争致残的。二叔是个军人,以前在边境当过兵,曾经参加过自卫反击战,负过伤立过功,当过官也做过牢,他的那些经历全凭他刚毅的性格和他正气凛然的作风所赐给他的。   当兵一年多,他从未摸过枪,怀着对枪的向往,一直想调到前线去,申请了几次都未获批,于是他每次都在做完伙房是事情后找老班长给他讲讲用枪的要领。老班长以前也很会打仗,他曾经打过几次硬仗,但是脚被流弹击中坏掉了,刚刚被换了下来;虽说是伙房老班长,他根本就不会干伙房的事,只是让他在伙房休养,等到时机成熟后送他回乡复员。   那老班长论做饭炒菜他不行,但是论起用枪的本领,他可是一对一的高手,他总会操起他那山东特有的口音抑扬顿挫地讲枪的每个部件和功能,听得二叔十分入迷。好几次,二叔都有偷偷摸上战场的冲动,但是部队的纪律很严,也不敢擅自离开。有一次,榴弹落到他们的哨所附近,说起是哨所,其实就是几个简易的帐篷。那哨所离伙房也就几米远,当场就炸了,吓得炊事班的战士尿湿了裤子,毕竟没有真正真刀真枪干过。二叔就不同,他不但没被吓着,反而是趁机混出了帐篷,一袋烟的功夫溜进了敌人的阵地,掏出匕首干掉了两个正在吃干粮的哨兵。   后来,在他的引领下,连长一声令下连端敌人两个据点,为部队的开进扫清了巨大障碍,因此二叔还被选为侦察班副班长,虽说是个副职,但他也勤学好问。在一次较大的行动中,他们的连队被敌人击溃,全连官兵只剩下六个人,但任务是坚守咽喉的制高点,他依旧不负众望,带领六个战士死死控制制高点,终于等到了军团部队的增援,大部队在一个星期内吞没了敌军的一个师。后来二叔也升为团级干部。 共 32180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造成人们患上性冷淡的要素有什么
黑龙江男科好的医院
云南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猜你喜欢

甜蜜1 离35 浮华4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就业 分销模式微商城开发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