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器动山河 第七十一章 焚天君王

时间:2020-01-16 20:43: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器动山河 第七十一章 焚天君王

石火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双手成掌,全身被浓郁到极致的器纹缭绕起来,身后熊熊烈火上至苍穹,下至大地,炽热的气息如道道利箭般直冲水笛。

石火犹如一位火中君王,抬手间便指挥满天烈火焚烧着一切,连空气都惧怕他,双手一伸,对着悬浮在自己跟前的焚天炉重重一拍,厉喝,“焚天君王!”

“你…焚天…君王。”水笛听到此话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颤,后退几步震惊说道,“即然你如此狠心,那么,我也不必再说什么了。”水笛长发倒立,血衣狂舞,血经杯中源源不断冲出鲜血一般的汹涌水流,水流充满了大地,逆流苍穹,将半边天都染成了血色。

在高空上某朵若大的云彩后,离焰被成条成束的血光缠绕着,身体开始缓缓变得透明起来,随着身前的浓郁的云彩崩散开来。

离焰仿佛融入了空间之中,没有一丝气息,像一道飘逸的透明灵魂。

“焚天君王术!”离焰血红的双眼中闪过道道震惊的色彩,心中涟漪不断,唯唯诺诺想道,“焚天君王术,石火老祖一生中最重要器术,焚天君王术。”虽说自己叛出了石族,但还是打心底尊畏石火。

焚天君王术,石族的祖传秘术,在石族中就那么廖廖无几的几个人才能修炼,就连当时身为二皇子的离焰都没资格修炼,那怕是见上一见焚天君王术都没那资格,只有当今的大若国君王石天与下一代的皇室继承人才有资格修炼。

“吼!”覆盖着半边苍穹的燎燎火海当中炸响出一道狂燥的吼叫声,将无边的火海震得翻涌起来。

离焰的心跳跟着那无边无际翻涌的火海高速跳动起来,慢慢退却血红的双眸一眨不眨紧盯着火海当中的石火,不放过他一丝轻微的动作。

离焰虽说没有见过焚天君王术毁天灭地的场景但也有从石族中听过此术的描述记载。

他一直都挺向住焚天君王术,可直到他离开大若国皇城都没有见过此术,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了结自己一直以来的好奇心。

石火双手死死压着黄铜焚天炉,器皇境恐怖的威势扑天而出,弥漫在这地狱一般的天地间。

拳头大小的焚天炉顶着石火双手的压迫剧烈旋转着,无穷无尽的火焰从炉口之中喷射出来。

在此时,焚天炉突然轰鸣起来,挣脱石火的双手飞进火海当中。翻涌的火海有了焚天炉的加入仿佛注入了灵魂一般,满天大火迅速包裹焚天炉凝聚起来。

“吼!”狂燥的吼叫声开始不间断响起,犹如地狱恶魔即将出世一般,天地在此刻扭曲,在动荡。

涌动凝聚的火海在吼吟咆哮间突然出现一只由火焰形成的恐怖大手,火焰大手一出现,迅速重重在虚空之中一压,顿时地动山摇。

霎时,苍穹轰鸣,虚空动荡,难以形容的炽热气息弥漫在每一处地方。

就连水笛都大惊失色,满天呼啸的血水形成一道千米厚的水墙阻止在自己身前,抵挡住这惊天裂地的气息。

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感觉自己的心脏在不由自主的剧烈跳动起来,有些弱少的器者更是被震撼的瘫倒在地,脸色苍白如雪。

他们只是看着湖面光幕中的图象而已,就算是这样,却被震撼得难以喘气。

一名大器境九灵的年迈老人双瞳震动,气息不稳,难以置信的看着光幕中的火焰大手说道,“这不会就是石火一族的焚天君王术吧!!”老者像似踩着死神的镰刀在说话,佝偻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焚天君王术…”人们震惊的难以平复,随即有咽着口水说道,“你说的不会是大若国石族的焚天君王术吧,如果是…咕噜,我的天哪!”焚天君王术可以说与仙心弈器诀一样,在大幕州中可谓是人人尽知,但人们对它们的态度却截然不同,一个是人人向往,一个则是人人避之。

“吼吼!”光幕内末日般的世界中,狂燥的吼叫声将天空震的动荡起来,火焰大手在高空中像似极力的往上爬,仿佛身后有什么东西阻碍着它伸展。

离焰逐渐平复心中的怒火,细想之下发现自己的心智依旧不够成熟,容易被仇恨冲昏脑子。

“焚天君王!”石火双手用力一拍,一股热浪爆炸扑出,双脚一踏,大吼道,“出来吧,焚天君王。”

“吼吼!”惊天动地的嘶吼声夹带着满天焚烧的恐怖烈火响彻天地,火焰大手将虚空当做实地极力的挣脱着。

下一秒,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中,熊熊火海当中再次伸展出一只巨大的火焰手臂,轰的一声砸在虚空中。

万丈血水随着两只火焰大手的出现在快速的消融,不到一分钟,水笛跟前的千米水墙陡然被蒸发干净,不得不用海经杯抵挡在前。

在人们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焚天君王术时,下一刻出现的一幕却把他们提到半空的心惊得压缩起来。

两只火焰组成的巨大大手在火海当中一阵乱拍,随即像似极力的从中攀爬起来,不到三秒,一个由火焰组成的巨大狰狞头颅骇然出现在两手之间。

火焰头颅迎天咆哮,道道火焰从他口中喷射而出,飞溅到各处引起无数大火。

众人震惊了,血方谷中连空气都被紧张的气氛凝固,一种无法忽视的威势震撼所有人。

石火的身体一动,瞬间出现在狰狞的火焰头颅上,白袍随风飘扬,浑身散发着霸道的气息直冲水笛。

当人们以为焚天君王术在这一刻应该是结束结化的时候,不曾想,他们又错了。

石火如同一位手握天下大势的绝世君王,脚在火焰头颅重重一踏。

“轰!”一股股夹带着火焰的气浪从他脚下向四面八方滚滚而去,石火身上冲出浓郁的器纹源源不断流转进咆哮的头颅中。

霎时间,两只巨大吓人的火焰大手在火海当中对着虚空重重一压,然后仿佛非常吃力的一顶。

随即,炸裂苍穹的咆哮,焚灭虚空的火焰都在狂舞着。在人们震惊难平的目光中,小山般山的头颅托着石火在双手的顶力下缓缓升起着。

随着头颅缓缓腾起,陡然出现火焰组成的脖子,胸膛,大腿,不到十秒钟,一个由火焰形成的巨人愕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从石火结化焚天君王术到完全结化完成不到三十秒的时间。

整个身躯都由飘逸的火焰组成,足有百丈来高,看不清巨人的面部到底长何模样,熊熊烈火已经将他全身缠绕起来。

“吼吼!”火焰巨人,或者说焚天君王迎天咆哮,四肢动弹间燎源四野的火焰扑杀而出,一股强大到难以形容的威势将天地都震得颤抖。

“这就是焚天君王么。”血方谷中爆出阵阵不敢相信的声音,不少人压制不住心中汹涌的恐惧感纷纷瘫倒在地。

“吼吼!”石火站在咆哮的焚天君王头顶上,仿佛与之融为一体,磅礴的器纹把空间压得炸出阵阵雷鸣之声。

火海血地间,一道巨大的火焰身影与一道血衣身影凌空对立时,那冲天而起的磅礴器纹,却是顷刻间令得这片天地风云变色,高空之上的云层,在此时被尽数的蛮横撕碎。

无数目光都是锁定了那两道凌空对峙的身影。整个世界仿佛都分作了两半,一半火海,一半血海,两股无形的波动在极力对持着,毁天灭地的战斗随时有可能瞬间发生。

“呼!”水笛在焚天君王出现的那瞬深深的轻吐一口气,云雾缭绕的脑袋一抬,浩瀚的厉喝声轰鸣而出,“焚天君王,唉,看来,我是要留在大幕州了。”

“但,想用焚天君王术留下我,那么,你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水笛顿了顿,随即直指石火叫道,威势丝毫不弱他。

焚天君王一出,整个世界仿佛都融入了火海当中,炽热的火焰弥漫几万丈将水笛团团围绕起来。

“预想得到,我不曾想能安然无恙回到大天国。”石火站在焚天君王头颅上轻声道。

“千海!”水笛突然大喝一声,拿着海经杯往天一抛。

“砰!”刹那间,地动山摇,海经杯如同一个宇宙黑洞,血水汹涌无比从中喷涌而出。

瞬间,血经杯中冲出无穷无尽的血水,将水笛覆盖起来,在高空之上形成一片无边无际的血色大海。

浪潮澎湃翻涌不断,水笛如同一头大海中的海豚,从血海中踏浪而上,手拿海经杯直指石火。

水笛乘风破浪,迎天大吼,“来吧,看上善若水到底是谁收入囊中,!”剧烈的波动泛起惊天骇浪。

东莞市人民医院红楼院区预约挂号
亳州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早泄费用
南宁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扬州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