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评论称中国大妈笑不到黄金一年就跌到底

时间:2019-05-14 19:14: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评论称中国大妈笑不到:黄金一年就跌到底

CCTV2《央视财经评论》:人民币汇率 何去何从?近日,黄金价格略显走强,中国大妈们到金店抢购黄金的热情却再度高涨。而自2月中下旬开始,人民币汇率出现持续的下跌。那么,汇率下探对于抢购黄金的中国大妈来说,意味着什么?涨涨跌跌的黄金价格是否会反作用于人民币汇率的变化?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庆、着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商场里大妈抢购黄金,为何热情不减?美国为什么又开始拿人民币贬值说事?美联储变脸,再加上美元这把尺子,它究竟会让世界经济面临何种挑战?吴庆:中国大妈会笑得非常短暂 黄金未来或为楼梯形状的下跌趋势(《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我觉得中国大妈这次笑会非常短暂,我们做全球宏观研究,我们对金价的判断,我们认为未来五年、甚至七年之内都没有牛市,它会呈一种下跌的趋势,或者是在底部徘徊。在今年年初,我们预测金价未来的走势可能是快速的下跌,也许只用一年的时间就跌到底部,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它也不会再有牛市,它一直会在很低的地方徘徊。现在由于美联储的政策存在波动,那么我们对这种预测做一点调整,未来的黄金价格有可能在下跌的过程当中,有多次的回复,有多次反弹的机会,但是每一次反弹了以后,它都还会有下一轮再下跌的趋势,所以它未来的走势很可能是一种楼梯形状下跌的趋势。黄金本身的这种价值,到目前为止,它是取决于美元来定价。实际上黄金的价格反映的是美元的价值趋势。那么曾经黄金像上一轮的大牛市,其实它并不是黄金变得更值钱了,而是说美元变得不值钱了,就说黄金的长短可能没有变化,而是说度量黄金价值的那根尺子,它变短了,所以我们认为黄金价格上升了,美元这把尺子的长短很重要。吴庆:市场上会追捧美元 而把黄金作为一种被抛弃的避险工具(《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现在我们对未来有一个预测,就是美元的一个拐点现在已经出现了,就是去年年初我们做的预测,现在我觉得这事已经发生了。就是在之前,美元是越来越弱,它为了救助2008年发生的金融危机,美联储投了大量的货币,大量的货币投下去以后,美元变得不值钱。可是现在开始,美元开始反转了,它开始调整退出QE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个时候,市场上的美元未来会变得越来越少。美元这把尺子会变得越来越长,那么用美元这把尺子去度量黄金价值的话,黄金就会变得越来越便宜。而且市场上,还有一种超前的反映。市场认为未来的美元会越来越值钱,那么这个市场上头就会追捧美元,而把黄金作为一种被抛弃的避险工具。张鸿:中国大妈们往往是弱势 总是被反弹和反转忽悠着(《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其实反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从去年的6月份和12月份分别创出了两个跌幅,跌破1200美元的低点以后。如果纯从技术面,你可以看到一个W体的走势,然后上面再有一点点的反弹。近一段时间,一直处在这样一个反弹当中。但一到这时候,就会有两派出来说,到底是反弹,还是反转?大妈们往往是弱势,总是被反弹和反转忽悠着,进去也很高兴。但是你拉长了看,其实它可能整个现象的趋势还没有被完全改变。但是中国的大妈们又有她的特殊情况,她们永远是兴奋的。因为跌的时候,她们有可能去抄底,涨的时候她们又去追高。因为对她们来说,她投资渠道比较少,传统的观念又让她觉得黄金放在家里就可以,所以黄金在她们的眼里大概是个收藏品。QE退出的快和慢,其实取决于美国经济的好和坏。吴庆是乐观的,他早就觉得美国经济是真正的复苏了,但是也有很多人认为它不复苏,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美联储是怎么判断的?美联储觉得未来要复苏了,那可能就要不再那么宽松了。美联储现在又透出风来说,未来可能要加息,我不再和我的失业率挂钩了,说不定半年以后,利息就开始上调了,所以这些对黄金来说都不是好消息。黄金市场有这样一个比较好玩的事。好就是坏消息,好是什么呢?就是美国经济好了,就是坏消息。这个世界局势好了,这就是坏消息。吴庆:QE在一年之内肯定会完全退出(《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去年一季度我就开始讲美国经济是真实的复苏,我是相当乐观的人,在经济学家的图谱上,我站在乐观的一端。可是现在我再讲这样的话,已经没有什么了。因为已经有很多经济学家都调高了对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期,所以他们向乐观的方向移动了,那么我就已经没有站在乐观的一端。我觉得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还会有更多的经济学家对美国经济的预测会调向乐观的一侧,这是一个变化。再有,我们预测未来,现在经济学家们互相争论说美国经济好、坏,其实争论只是短期的变化。如果我们说得长远一点儿,两年会怎么样,三年会怎么样?其实经济学家的分析就变得非常得小。我们都相信美国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在一年之内就会完全地退出,如果没有那种意外,就是像战争这样的重大的突发性事件。如果没有那种事件,那么一年之内肯定会完完全全地退出。一年之后很可能利率就会发生变动,那么这是绝大多数的经济学家都这么认为的。基于这样的预测,我们再来想黄金会怎么样,这个问题就会变得很简单。吴庆:人民币汇率升值所降低的竞争力根本微不足道(《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作为他们的反应,我表示一点点理解。在西方的很多经济学家来看,一个国家贸易的竞争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汇率的变化,因为别的因素在短期都很难变化,但汇率在短期可以发生很大的变化。一旦这个汇率贬值了,那么本国生产的东西在国际市场上就卖得便宜了,那么就增强了自己出口的竞争力,这是他们的逻辑,但是这个逻辑用在中国身上,就不太合适。为什么不太合适?我们首先讲一个现象,人民币在过去几年里升值了33%,可是我们的出口一直在增长,这就是一个很怪的现象。那他们的理论就不能解释这件事情,为什么?因为我们别的因素改善了更多,我们的出口竞争力改善了很多,所以通过汇率的升值降低了我们的竞争,降低了那一点点根本微不足道,不足以抵抗我们那个效率提高的比例,所以我们的竞争力还很强。同样,我们可以预言,现在的人民币在贬值,但这种贬值对于人民币的出口竞争力增强也不会太明显。不久前有一组数字,我曾经引用过,是日本的富士通综合研究所提供的,他做了各个国家,特别是发达市场的这种市场的分析,他发现在发达国家的市场上,特别是美国、欧洲和日本这三个市场上,人民币,中国出口的产品,在他们的市场上所占的份额没有降低,尽管说人民币是在升值,但是我们在那些市场上的市场份额还在增长,这说明我们的竞争力还是很强。吴庆:全球影响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因素是投机的成分(《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为什么短期的汇率会有波动?我个人的看法,我们中心有一个课题组叫做全球宏观的跟踪,我是主要的研究员,那么我们跟踪发现,在全球影响人民币汇率当前重要的因素里,实际上是投机的成分。有两种因素会造成投机,一种是投机的汇率的变化,特别是将近十年,在人民币单边升值的过程当中,有相当多的外资换成人民币,赌人民币升值,那么这个时代很快就会过去的。去年年初,我们就预言,人民币升值其实已经快到尽头了,其实有很多跨境的投资者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另一个投机的因素,就是利率的差别。那么海外的市场上,资金成本相当低,也许一个百分点,也许两个百分点就能借到钱。但是在国内要借到钱,恐怕要六个百分点以上,有的资金可能会到两位数。在这两个市场之间,这种利差的投机还是很明显的,有相当多的人到国外去借钱,然后到境内,争取再把它借出去。张鸿:对于未来的中国股市 我仍然不乐观(《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吴庆说的是学术界的一个判断,比如说我们升值这么长时间,其实对美国的制造业的出口到中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还有,20这个财长和银行行长会周末开,开之前得表表态,要不然你们总说我们美国的事,以及美联储的这些事可能都会成为议题,还有对新兴国家、新兴市场的影响等等,所以这对他们来说,是常规性的一个反对。我也看了很多学者说,会让那些泡沫挤走,可能会有一些钱更愿意去寻找价值投资,但是我想这也可能乐观了,就是房价上的泡沫可能会挤走,但是它愿不愿意进入到股市当中来,那还是靠股市本身。有一点我觉得特别重要,就是中国的,不管是汇率也罢,还是什么也罢,就是你经济本体的内升的动力是重要的。因为你基于这个判断以后,你就可以判断未来。比如说季度可能中国经济会有一个比较低速的,因为我们前一阶段也谈了,可能增长乏力。那么接下来可能会有一些政策的调整,那我们再判断我们的汇率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时候,可能就得基于我们未来可能要调整我们增长的目的出发,可能会有一些政策上的影响。但是股市坦率地说,我仍然不乐观。吴庆:人民币已没有太大的升值空间 但也没有多大的贬值空间(《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我可能是很早来唱空人民币的,去年一季度,我就讲人民币升值的幅度已经接近终点,现在这件事情发生了,它是在我们的预言之中。但现在我要倒过来讲,就是人民币现在汇率的水平仍然是在均衡汇率的附近。尽管我去年说的是对的,它已经没有太大的升值空间,但现在我要说,它贬值也没有多大的空间。未来的人民币的汇率会在一个比较大的幅度里头,比如说10%,甚至20%的幅度里来回上下波动,但它的这种波动会越来越变小,这是一种市场的力量在寻找汇率的均衡水平的那个点在那里。次它可能会超过,它可能会升的时候升过头,贬的时候也贬过头,我们学术叫它超调。那么未来它下一次再升值的时候,它就升不了那么多了,再贬的时候也不会贬到比上次还低,那么这个幅度越来越收窄,收在一个均衡的水平上。另外,对于中国经济,还讲一点,就是现在的这个贬值,它有两种力量的重合,一种是美国、美联储在收缩自己的货币政策。另一方面,我们自己经济的这种内升动力没有释放出来。我们正在调低,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在调低,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那边在调高对美国的预测,这边在调低对人民币,对中国经济的预测。所以这对汇率造成了一种相反的压力。但是我们也不要把中国经济的这种增长调得过低,因为我认为中国经济这种潜在的增长力还是相当强的。另外一点,我们政府保增长的能力还是相当强的,我们政府的兜里还装着底牌,我们随时能够掏出来用来保增长。所以我们对中国经济不要看得过于的悲观,对人民币的汇率也不要看得过于的悲观,那么我们还要对中国经济寄予希望,对人民币也寄予希望。吴庆:这不是一次贬值 这是一种利率体制的改变(《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首先我可能要纠正一点看法,我个人不认为这是一次贬值,作为我们中方来讲,可能认为这是一种利率体制的改变,我们正在增加我们的浮动空间。我可以讲,去年五月份我们提过公开的建议,我们认为人民币应该过渡到这种更大的浮动、更加自由的浮动,我们甚至可以让自由浮动当作我们的体制的目标。那么自由浮动了以后,我们人民币就不再和美元挂钩了。另外,再说这个汇率的波动,它是一件什么样的情况呢?它是一件好事情,这种汇率的波动帮助我们实现对外经济的平衡,它这种汇率的波动会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一种动力。我们有很多以前受低汇率保护的产业,它早就应该被淘汰掉,那么未来它会淘汰得更快一些。另外,我们早就应该生产出来的一些产业没有生产出来,以前因为我们一直没有生产,现在我们依靠这种市场的力量促进它的生产。林毅夫:今年达到7.5%左右的经济增长是没问题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中国政府总体负债状况在全世界是的,应该讲我们现在的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大约40%,其他国家超过100%,甚至达到200%,所以用积极的财政政策,风险会增大。第三个民间的储蓄也会很多,接近国家生产总值50%,更何况,我们还有3.8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只要把这些条件利用好,我相信今年达到7.5%左右的经济增长是没问题的。贾康(微博):实现7.5%左右的增长是大概率事件(财政部财科所所长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如果说从现在看,实现7.5%左右的增长,还是大概率事件,在这个过程中间,如果能够按照现在改革的部署往前推进,一定有亮点,改革不光是在年度里面的意义,它一定是衔接以后中长期的需求。张燕生:我们要经历5到8年脱胎换骨的转型之痛(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从2012年开始,我们要经历5到8年脱胎换骨的转型之痛,你要重新开始新35年的探索。我们前35年,我们是低成本驱动,简单模仿驱动,规模驱动,下一波走向创新驱动,走向这种人才驱动,走向这种高端的,高深层服务的驱动。那么这个是要对我们国家来讲,是一个新35年的开始。(CCTV2《央视财经评论》)

北京发电机租赁
温湿度传感器
爆破器材运输车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写作 如何开通微店铺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