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飘逝的红纱巾

时间:2019-09-14 08:23:2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摘要:十年前的初秋,在市政办当秘书的我,被编入市府扶贫工作组,和二十多个同事一起被散落在关中西部的大山里,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扶贫帮困工作。我负责包抓的村子叫栗子沟。 十年前的初秋,在市政办当秘书的我,被编入市府扶贫工作组,和二十多个同事一起被散落在关中西部的大山里,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扶贫帮困工作。我负责包抓的村子叫栗子沟。那是个深藏在大山褶皱里遥远的山村。先是乘车在关中西部那崇山峻岭间不断地拐弯和上山,到达偏僻狭小、灯火稀疏的县城后,在招待所里休息了一晚,次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起来,又在碎石铺就、长满野草的乡村公路上颠簸了近两个小时,汽车才小心翼翼地停在一处平坦的麦场上。,就开始步行,举目望去满眼都是蒸腾着蓝色雾岚、延绵不绝的大山,踩在烟雾一样缭绕的山径上,就象在空中行走一般,叫人心惊胆颤。山路蜿蜒着拐上一处高大的山岭,脚下才显出栗子沟的模样:群山环围着一洼平地,五六十座土木结构的瓦房加杂着一些茅屋,零星地散落在几十亩大的草坪上,一条不宽的河水从村庄底下绕过,远远望去,象一条透明的带子飘向远方。村子里不时传来鸡鸣、犬吠、牛叫声,此起彼伏,炊烟袅袅,四周绿树掩映,倒也美景如画……
我住在村东一个外号叫“眯眯眼”的农户家中。这是一个土墙围成的四合院子,居中是一座五开间的大瓦房,屋前地上长着几株葡萄,两株苹果和三株李子。两侧各有两间低矮的小厦房。后院是一排茅草搭成的临时房子:两间猪舍、两间牛圈,和一间堆放柴草的棚子。“咪咪眼”一家五口就住在这儿: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夫妻俩,十九岁的闺女翠翠和她的弟弟栓栓。
“眯眯眼”大名叫杨春,五十出头,身材矮小但很壮实,象许多山里人一样,上身经常穿着一件灰色中山装,衣袖挽得高高的,裸露出两条粗壮的布满青筋的胳膊,两颊颧骨很高,喉骨凸起,下巴留几缕稀疏的胡须,细细的脖子上挑着一颗硕大的脑袋,两只眼睛经常眯成一条缝,眺人时还不住地眨巴两下,给人一种被蔑视和精明的感觉。女主人四十多岁,言语犀利,行动敏捷,方脸盘,丹凤眼,浑身上透出一股充沛的精力,她待人接物热情大方,把一家大小事务安排得井井有条,屋里经常收拾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在栗子沟属于“女人精”一类的人物。杨春的老母亲,七十多岁,头发雪白。为人十分热诚,一直把我当孙辈看待,经常嘴里念道着:“小小年纪,就离娘出来闯,真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怜呀!”常常颤巍巍地走到我住的厦房里来,送我一掬核桃,一个苹果,几只栗子什么的。我挺喜爱这个朴实厚道的老人家,和翠翠一样热情地称她“婆”。十五岁的栓栓,圆脸大眼睛,一头黑漆漆的短发,这是一个机灵而又玩皮的小家伙,在乡中学读初一。他很贪玩,经常从家里偷一些好吃的东西,跑到我屋里来,直往我嘴里塞,我叫陪他玩。翠翠呢,在我眼里,她简直是美丽和纯朴的化身。一碰到她亮闪闪的目光,我的心不由得“咚咚”直跳。
那天,在乡政府报道的时候,碰见栗子沟的村主任,他犹豫了一下,决定安排我去杨春家住宿,说他家房子宽敞,条件好,上级干部每回下来都住他们家。我一进村,穿过一片茂密的洋槐林,正不知咋样才能到杨春家,恰好迎面遇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红鼻子男人,就上前打听。“看,那不是杨家的翠翠?”那人往河湾一指,喊道:“翠翠,翠翠,有人找。”“哎—-”一个清脆的女音远远地应了一声。
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前面是一处宽阔的河滩,绿草如茵,野花漫漫,河水在这里聚集了一个不大的水潭,水面波光粼粼,清澈见底。叫翠翠的女子正好用瓢舀满了一担水,站起身来。她年轻婀娜的身姿就象河边的垂柳一样窈窕、姣好,上身穿一件月白印花的衬衫,下身穿一件蓝色牛仔裤,身材显得越发苗条秀颀,青春洋溢的脸上,映着一层淡淡的红晕,红艳艳的嘴唇露出一种原始野性的美,既漂亮又妩媚。看见我们迎面走来,她微微有些诧异,抬起头来,直愣愣盯着我看了起来,一脸惊异的神情,随即慌张地埋下头去,深深掩藏了那一脸的美丽。我说了来意,她“嗯”了一声,和叫“山林哥”的红鼻子男人打了一声招呼,急急忙忙地挑着水走了,我一路小跑随着她来到她家。
我平日的工作很轻松,就是农闲的时候,召集村干部、党团员学习,帮村里的贫困户制定脱贫计划。平时闲暇的时候,就帮翠翠家干活。慢慢从他们一家人嘴里摸透了栗子沟的现状:如今,外面的世界一派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栗子沟由于偏僻,交通闭塞,至今还是一个字—-穷。老少二百余口,清一色的杨姓村民,活守着祖宗留下来的二千多亩贫瘠山地,老牛拉慢车式的在土里刨食,辛辛苦苦一年到头只落得肚儿圆,家家穷得叮当响。不知打啥年干起,村里小伙娶媳妇要彩礼,先是五千,后涨到八千,再到一万多,再后来,见风就涨,还兴什么“三金”(金耳环、金戒子、金项链)、六身新衣裳,还要什么针工钱、离娘钱、下炕钱、门帘钱、封子钱、酒席钱,没个四、五万元,甭想把媳妇弄回家。村里人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一年,也就收入两、三千元,还不够一年的开支用度哩,哪来多余钱娶媳妇?村里的姑娘们,个个身价百培,成了“金凤凰”,嫌村里穷、条件差,纷纷飞到山外去了。村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生下儿子打地洞,养下女儿抱金砖。”为了娶妻生子传宗接代,村里的精壮汉子都到外地打工挣钱去了,只剩下老弱病残和妇孺留守在地里忙碌。杨春不知犯啥神经,别人撂下的土地他全包了下来,种了四十多亩庄稼。但因土地贫瘠,光照、雨水先天不足,一家人拼命苦熬一年,换来的还是粮食年年欠收,加之粮价又低,卖不了几个钱,骨头累得快散架的杨春夫妇经常仰天长叹,怨天忧人,恨命运不公。其实,我从他们平时的言语当中知道,他们玩命地干活,就想趁栓栓幼小的时候,盖五间一砖到顶的新瓦房,攒几万元娶儿媳的钱就心满意足了。翠翠原在镇上念高中,由于家里活路繁忙,人手不够,就早早辍学回家帮持家务了。
白天他们一家都在承包田里忙碌着,只有傍晚时分,一家人才聚集在厨房里。初秋的夜晚,已有些寒气逼人了,围坐在热乎乎的灶膛旁吃过晚饭,杨春夫妇就早早地拖着疲乏的双腿歇息去了。婆坐在连锅灶的土炕上,把小孙孙搂在怀里,轻轻吟唱着:“麻野雀,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媳妇放到热炕头,老娘撂在山梁上……”的催眠曲,哄着孙孙睡觉。月光透过门缝和窗子泻了进来,给黑漆漆的屋子带来了点滴光明。顺着门隙望出去,庞大的山峦黑魆魆的延绵不绝,远处山腰或深谷里偶尔闪现出一丝灯火,河湾里传来一片蛙鸣和犬吠声,更增添了山村的静谧和荒僻。翠翠静静地坐在灶口的小凳上,我在一旁默默地陪坐着,火光把她的面容掩映得十分生动和柔和,那两道柳叶眉越发显得青黛,眼睛象寒星一样光彩夺目。她静望着我仿佛等我说话,从心底感到我们的亲近。每天晚上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一起,遥望着高空寒光闪闪的星星,心中充满了无限的遐思和幻想。有时候,调皮的栓栓吵闹打搅,翠翠就显得焦躁不安,不住地呵斥着弟弟。
渐渐地,我觉得我心和她好亲近。我老想见她,几回梦里都梦见她。一见到她,我就满心欢喜,忧郁的心情也消失到九霄云外去了,荒僻的山村也彷佛亲近了许多。有一回,她去了姑姑家三天,我便夜不成寐,食不甘味,惶惶不可终日,就象丢了什么一样。翠翠是家里忙碌的人。早上起来,下河挑三担水后,就提上镰刀,拿着绳子,在河湾里割两捆牛草,又挎上柳条筐,打一筐猪草,回来后忙着生火做早饭。嘴里却总是悠然地哼着一支哀婉凄然的民间小调——《小白菜》:
小白菜啊,
地里黄啊;
三两岁啊,
没了娘啊。
跟着爹爹,
好好过啊。
就怕爹爹,
娶后娘啊
……
我问她:“为啥要唱这么悲伤的歌谣?”,她明媚的眼里透露出一丝凄然的光芒,说:“我喜欢那种凄美的味道。”
等一家人从地里回来时,已经做好饭了。她麻利地给每一个人碗里盛上饭菜,自己总是一个吃。在她家那段至今无法忘怀的日子,我深深体会到她对我殷殷的关怀,在家人面前也毫不掩饰对我的喜欢。她常做一些农村人逢年过节才吃的美食,迈着轻快的步伐,径直送到我的卧室来,静静地看着我狼吞虎咽,那亲昵的情景,就象在照顾她亲近的人,大方得体、毫无羞涩之感。有一次,我到临村同事那里去,回来时午饭已过。刚一进村,就看见她站在村口高处张望,一看见我就缩进林子里不见了。等我到家时,她已备好了可口的饭菜。她才挎上柳条筐,拿了镰刀,婀娜的身姿就消失在村口的洋槐林里了……有事没事她总喜欢到我的屋子里来,翻看我平时爱看的书籍,一次她借了《静静的顿河》去看,还书的时候,说:“葛利高里咋是那样的人啊,娜塔丽娅那么爱他,他却喜欢别人。人世间的事总是那么不如意。”随即,轻轻叹了口气。我俩很熟悉了。我问她次见面为啥要跑,她羞涩地一笑:“不告诉你。”便翩若惊鸿似地从屋子里逃了出去。
她平日打扮很朴素。我在她家那段时光,她一直穿着那身刚见面时穿的衣裳。那条蓝色牛仔裤,已经洗得发白了。象她这样靓丽的女孩子如果穿上漂亮时髦的服饰,一定比城里姑娘更加光彩照人,一定没有城里姑娘那庸俗的脂粉气,一定象山泉里纯净的水一样透明、甘甜。然而,她却是那么的朴素,那么纯真,那么叫人爱怜,就象深山野谷里盛开的蔷薇花,悄然在我心灵深处绽放。上大学的时候,我读的中文系,常常沉浸在书籍中唯美的爱情里难以自拔。使我感情洋溢的是俄国作家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葛利高里和娜塔丽娅的爱情描写曾让我激动不已,遇到翠翠,我相信是我梦里缘份的开始,象人常说的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年轻的心狂跳不已,浑身的血液,象猛然爆发的火山一样沸腾、燃烧……我迫不及待地想把我对她的爱表白,便拿出一张信纸,蘸着我内心涌出的 写下白朗宁夫人的一首诗《我的棕榈树》:
“我想你,我的相思围抱住你,
绕着你而抽芽,
像蔓藤卷缠着树木
遍生硕大的叶瓣……
可是我的棕榈树呀,
你该明白
我怎愿怀着我的思念而失去了更亲
更宝贵的你!
我宁可你显现你自己的存在,
像一株坚强的棕榈
沙沙地摇撼枝干
在你的阴影里呼吸着
清新的空气
洋溢着深深的喜悦
我再不想你
我是那么地贴近你
——我的棕榈树。”
还蘸着红墨水,画了一幅两颗心被丘比特神箭穿过的图画,一起偷偷塞给了翠翠。接下来,我就陷入了漫长地等待之中,真有点度日如年、魂不守舍的感觉。第三天,她早早地拿了镰刀、绳子,约我在村口山腰的树林里见面。这是一片不大的林子,长满了白杨、刺槐、核桃树。深秋季节,空气清爽,整个林子被西风染得一片金黄,黄得璀璨,黄得耀眼,那黄中还点缀着些许红色。那满眼的黄叶随风纷纷飘落着,枝头残叶点点,地面落英掩脚面。
在那颗高大魁伟的核桃树底下,我展开有力的双臂,次拥抱了她!我心慕已久的人啊!她也同样热烈地投入我温暖的怀抱,就像一枚树叶被揉进泥土里那样,仿佛要嵌进我宽阔暖和的胸膛里面去。两片嘴唇便迫不及待地迎接了另外的唇,像两块磁铁一样互相吸吮着。双唇的相触是多么奇妙啊!那一种被融化的感觉,是那样灼热,就象在寒夜里被冻僵的人初遇阳光照耀的感觉。她的双唇不住地在抖动,一如蝶翼的扇动。我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急促起来,几乎要把胸腔都要撑破了,一股热血直往脸上涌。她仰脸看着我,我的脸也正向下俯看她的如花容颜。这张脸荡漾着无限的娇羞,还有激动地泪痕,为这张可爱的脸蛋增添了无尽的娇媚。她紧紧抱着我,生怕我消失掉。她喃喃地告诉我,次见我,就象见到梦里的白马王子一样,从那一刻起,她就深深爱上了我!那么此刻我们两颗心牢系在一起,紧紧地拥抱着,任是什么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周围静谧极了,整个世界也仿佛在瞬间静止了,只有几只秋蝉的鸣叫声在耳畔响起……平静下来的时候,她告诉我家里已经托人给她找对象了,农村象她这么大的姑娘早就有婆家了。她希望我快些去找村主任,央求他到她家说媒。“你要有思想准备啊,这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她欲言又止的叮咛着。“就是有天大的困难我也要娶你。”我说。当我按当地的风俗,把厚重的“五色礼”送到村主任家中说明来意的时候,村主任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个怪物。他说:“你莫非拿我们翠翠开涮,想玩玩?”我急了,对天发誓说我喜欢翠翠,绝没有欺骗翠翠的意思,他这才信了。“叫我说媒不难,那你就去准备三万元彩礼吧,我保证你娶上我们这儿乖(漂亮)的姑娘。”“彩礼?三万?”找对象要彩礼,我曾听翠翠一家说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我头上。那天,翠翠欲言又止原来是为了这个啊。“你以为空手两掉就能娶上美娇娘?”“去准备吧,我等着喝你的喜酒哩。”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几个月过去了。春节快到了。我回到市里。对父母说了我和翠翠的事。父亲当时就火了:“不行,你们的事情我不同意,我和你母亲辛苦把你养大,供你上大学,就是叫你娶一个农村丫头吗?一个农村野丫头适合我们家吗?你还是趁早断了这份念想。”母亲更是一脸生气的样子,那还会给我钱呀。只有姐姐暗地里支持我,姐姐的婚姻一直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后一直过得不愉快,她背着姐夫和父母,偷偷塞给我两万元。春节一过,初八单位一收假,我就回到了栗子沟。爬上那高大的山岭时,碰到几个穿着崭新面目似曾相识的妇女,只有农村嫁女、娶亲时,人们才焕然一新去跟事,几个人看见我,都回过头来,指点着,互相嘀咕着什么,然后都不约而同地放声大笑。
这时,上下隐约传来一阵唢呐和鞭炮声。看来,村里今天有喜事,缺少文化气息山村又可以热闹一番了。我兴冲冲地加快脚步向山下奔去。
离翠翠家越近,唢呐、鞭炮声越响亮。更近了,我才听出声音原来就是从翠翠家传出的。我心猛地一沉,仿佛感到了什么,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声吆喝传来:“起轿了!”,耳畔立即响起了刺耳的唢呐声和震人心肺的鞭炮声。这时,一只小手拉了拉我的衣襟,我回过头去,原来是栓栓。他生气地说:“亮哥,你咋才来?”他告诉我:春节我一回家,姐姐就象丢了魂似的,天天爬到山岭上远眺,盼着我归来。正好县城一个做房地产生意的老板不知啥时看上了我姐,便央人说媒。并应允给五万元彩礼。翠翠父母都挺乐意。翠翠坚决不同意,一心等着我回来。母亲说我靠不住,不要耽误了好姻缘,逼着翠翠答应。在母亲以死相逼之下,翠翠只好含泪应允了婚事。说罢,栓栓在我手里塞了一张纸条,说:“我姐昨晚写的,看看吧。”就消失在人群中了。我展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几行娟秀的字迹:“亮,我亲爱的亮,这是我一次这样称呼你,我知道,我们是生活在两个阶层的人,老天爷是不会让我们在一起的。我们的爱情就象五六月的青杏,又苦又涩,注定不会结出好果子来的。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忘了我吧,你会找到你生命的那一半的。我们在一起时,你送给我的信物——那条红色的纱巾就不退还了,出嫁时,我会用它当盖头的。”
娶亲车队出发了,车速很慢。透过车窗,我看见翠翠顶着那条红纱巾坐在辆车里,那条流泪的红纱巾,随着车队飘逝在远方……我脑子一片空白,眼泪顺着脸颊不住地流了下来……

共 5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爱情这个人间圣洁的花朵,从来就没有自由的开放过,它一直在世俗、金钱、地位、庸俗中挣扎。此作用饱蘸深情的笔触,简洁明快的语言,舒缓紧凑的情节,跌宕起伏的故事,为人们讲述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翠翠的纯洁和真情,“我”的坚定和执着,金钱在那个穷乡僻壤的魔力,都表现得恰如其分,严格遵守着生活的真实。作者刻画人物细致形象,描摹环境清晰自然,不失为一篇上乘佳作。【编辑:耕天耘地】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72712】
1 楼 文友: 2009-07-27 08:2 :42 红纱巾的飘逝,宣告了一个爱情悲剧的产生,那种沉甸甸的感觉渗透人心。
2 楼 文友: 2009-07-28 15:26:40 娶亲车队出发了,车速很慢。透过车窗,我看见翠翠顶着那条红纱巾坐在辆车里,那条流泪的红纱巾,随着车队飘逝在远方……我脑子一片空白,眼泪顺着脸颊不住地流了下来……
___凄美的爱情故事。
 楼 文友: 2009-07-29 19: 4:12 [逝的红纱巾],小说采用白描写法,质朴,细腻,真实,既无形容、也无修饰,但同样能够把形象、状貌之类再现于读者跟前。 书读远山千棵柳,笔将岁月细心雕。
4 楼 文友: 2009-07- 0 11:05:52 读此文,如同看一场朴素的老电影!
悠远动人
5 楼 文友: 2009-09-08 22:22:06 感人
质朴,细腻,真实,既无形容、也无修饰,但同样能够把形象、状貌之类再现于读者跟前。

支持!!!! 一路走过,一路有你,相知,相识,相亲,相爱!小儿厌食怎么办
脚踝骨折后多长时间消肿
纸尿裤用了起红疙瘩
心力衰竭型冠心病典型症状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