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玄天战尊 184.第184章 进入雪域!

时间:2019-12-05 06:41: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玄天战尊 184.第184章 进入雪域!

九宫城之中,这一天,各宫的修者纷纷从院落之中掠出,在自家长辈的带领下,向着一处广场遁去。

广场的尽头是一处山壁,哪里平滑如镜有着晦涩的气息波动弥漫开来,好事沟通了空间,一股磅礴的压迫倾覆而下,让人感到呼吸都是有些困难。

在这山壁的下方,是一处古老的阵台,阵柱之上所刻篆的符纹气息浑厚,每一个符篆都好像是那深海,难以探清深浅,若将心神沉入当中,比将是万劫不复,不难想象,当初建立这阵法的人,该是何等神通大能。

“今天便将进入雪域了,不知我们可不可以在那里有所成就啊!”在一处广场之上,邀月宫的修者整齐排列着,眸光瞅向前方那座阵台,眸光转动时显得颇为兴奋,俨然将前些天所遭遇的危机事件所忘记在了脑后。

“一切,就看这一次了。”韩宇凝视前方的阵台时也是充满了期许之色。

他若想完成心愿,便必须在雪域之中闯出一片天地,雪域之中那些世界大族底蕴之浑厚,比起九宫这些存在,不知要胜过多少倍啊!

“母亲,你等着,孩儿一定会见到你的!”韩宇的拳头紧紧握起,眸露坚毅之色,那牙齿紧咬着嘴唇,有着一丝丝血渍溢出,在他脑海之中有着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现而出。

这道身影,风姿卓越,好像那九天仙子,不知多少次出现在他的梦中,怎奈他却无法将之瞧清,这一次,前往雪域,他无论如何也要与之相见!

“那是邀月宫的弟子!”

“据说他们前些天遇到了魔族伏击!”

当破风之声响起,一道道身影,便是落在了韩宇等人不远之处那窃窃私语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

“邀月宫的修者?呵呵,哪次他们不是在域之战中依附于其他势力苟延残喘!”一个青年眉头挑动,淡淡的瞅了一眼邀月宫的修者讥笑道。

“想要在域之中出人头地,哪有这么容易,这些家伙也不看看自己有着几分底蕴。”当身影落下,讥笑声传来,顿时引得邀月宫的修者怒目相视。

“怎么,你们难道想动手?”不过,对方却是投来挑衅的眸光。

这些人衣服上的标志,好像一弯寒水,给人一种深沉的感觉,赫然便是北溟宫的修者。

“可恶的家伙!”邀月宫的修者怒火横生。

“别理会他们,不过一群只会咆哮的家伙罢了。”韩宇眸光挑动,冷冷的扫视了一眼,那些倨傲的青年,淡淡的说了一句后,便不理会旁人。

“那家伙是韩宇,他也来参加了域之战么?”就在北溟宫的修者要怒喝的时候,一道惊诧的声音徒然在人群之中传了出来,引来无数人侧目。

“什么,他就是那个韩宇?”有人惊诧道。

“不错,当初我亲眼看见这小子将太虚宫的修者一举斩杀,那气势,可不简单啊!”一个青年心有戚戚的说道。

“就是他么?”北溟宫一个身形高挑,剑眉星目的男子,眸子一眯略带好奇的呢喃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邀月宫可进入域之战的不过五十个名额,我们可是有着一百人,难道还怕他们?”北溟宫一个身形彪悍,虎背熊腰的男子,咧嘴一笑道,“呵呵,不过若是他们到时候肯依附于我们北溟宫倒是不错。”

“那域之战

,可不是什么单打独斗比赛,他们不过五十人,终究难成气候。”北溟宫有人附和道。

这九宫参加域之战,每宫有着一百个名额,只是这月宫分裂,邀月宫和星月宫各得五十个名额,为此他们也只有,按照雪域的要求,谁让他们分裂了?

这也是雪域对各宫的一个警告。

“那家伙就是韩宇么?”

“这家伙,也来参加域之战么!”

便在此时,有着几批人马也是向着这广场飘然落下,当众人听得韩宇这个名字的都是露出怪异的神色,忍不住向着后者多瞅了两眼想来这青年的名头也是被他们知晓了。

不过,当中有两批人马的修者却是向着韩宇头来了怨毒的眸光,当中的杀意还不掩饰的流露而出。

“星月宫,太虚宫!”韩宇眸光掠动,便是看到了那熟悉的服饰,随后眸中也是有着寒光涌现,呢喃道,“看来,以后是少不了有着一番交锋了。”

他和这两宫的修者有着仇怨,早就料到了会有着这么一天,不过他可不是怕事的人,任何人想要阻挡他前进的步伐,必将杀无赦!

“马师兄,那家伙便是杀了你弟弟马牧的家伙!”太虚宫一个身形略显肥胖的男子,眸光转动,随后向着旁边的一个身形略显精悍的男子说道。

“我知道。”这男子身形精悍,一双眸子却凌厉如剑,眸光凝视韩宇时,似有着剑光闪烁,那股杀意弥漫开来,让人不寒而栗,此人名为,马仲林,正是马牧的兄长。

“既然在此相域,域之战时,便是他的死期!”马仲林眸光阴森凝视着广场之中的青年一字一句的说道。

“韩师兄和太虚宫的修者有着恩怨?”见此邀月宫的修者都是露出满了诧异,问道。

“当初我等在北玄禁地遇到太虚宫的修者截杀,韩师弟出手杀了不少太虚宫的弟子。”邵雷说道,“当中,还有着几名两宫境的存在。”

“哦!”

邀月宫的弟子微微一愣,随后忍不住向着那青年多瞅了一眼呢喃道,“这家伙,还真是个狠角色啊!”

“华师兄,这小子曾经杀了我们宫中多人!”在星月宫的人群之中一道尖锐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

星月宫修者群中一个青年男子,眉头一皱,眸子有着杀气流露却便没有急着说话,只是冷冷的将下方的青年给盯着,眸光转动时似乎在沉吟着什么。

“这小子虽然只有一宫之境,却击败了妖府之地的猿川,有些棘手啊!”星月宫一个修者说道。

“此事,以后在说。”那被称为华师兄的男子,眉头挑动,眼角余光不自觉的瞥了一眼,对面的太虚宫修者,随后说道,“这仇,我不会就此搁下的,不然我星月宫颜面何存?”

“恩!”星月宫的修者都是满脸阴森的点了点头。

“呵呵,这次域之战,倒是有好戏上演了!”此刻,各宫的弟子都陆续赶来,发现了广场之中诡异的气氛后,不少人咧嘴一笑,做出满脸等候看戏的模样。

“这次到有些麻烦啊!”邀月宫的修者不由苦涩一笑。

“怕什么韩师兄底蕴浑厚,岂是这些乌合之众可与之抗衡的,到时候他们若敢来犯一战便是!”

议论之时,众人不由向着那个青年瞅去,似乎想要看清他对此事的态度。

韩宇眸光森寒,那隐露的杀意,似乎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见此邀月宫的修者似乎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都是松了口气,不在为各宫修者不善的眸光感到担忧。

咻!

在稍许之后,破空声陆续响起各宫之中的长者也是飘然落于广场之中,那九宫城的城主赵任源俨然率领着几位属下,落在了那阵台之上。

“人员到齐了,诸位便准备动身吧!”赵城主扫视了一眼众人,旋即眸光一动,视线落在前方的阵台之上,手掌翻动,一枚刻篆着雪字的法牌便出现在了手中。

呼!

这赵城主手诀引动,开始催动阵法!

雪域乃是界域空间,要想进入里面,必须得有雪域之中的法牌和特定的法诀,一般人根本无法随意出入雪域。

嗡!

光柱徒然从那法牌之中冲天而起,随后前方阵法光华闪烁,一个个符篆开始蠕动了起来,那片光滑如镜的山壁,似乎受到了牵引了,泛起了一阵涟漪波动,一股空间的气息,顿时从里面山洪一般席卷而出,在那气息里面,似乎还有着一股浓郁的玄气!

“诸位进入里面吧!”赵城主眸光掠动,向着下方的修者说道。

咻!

众人应承一声,随后各宫的修者在几位长老的率领下,井然有序的掠入那处蠕动的山壁之中。

呼!

不大一会,各宫的修者便是尽数掠入当中,那些长老也是随之进入里面,只留下个别长老回宫复命。

九宫城也有两位雪域的修者进入了当中。

在各宫的修者进入雪域后,在一处,漆黑的屋子中,有着一个黑衣男子端坐于一张宽大的椅子上,在他身前,有着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低首而立。

“这次计划,已经失败了,那位拥有阴阳圣体的女娃已经进入了雪域,是否要继续行动?”一个男子,带着有些低沉的声音问道。

“暂时不用,如今雪域已经警觉,我们若是在动手,将会暴露形迹。”坐在椅子上的黑衣男子,宽厚的嘴唇缓缓开启,眸子黑芒闪烁,充满了邪恶的味道,在略微沉吟后,眸带凌厉说道,“我族还有着更重要计划在进行,可别因此让这些人族修者提高了警惕,使得计划失败。”

“是!”那个站立的男子,一脸恭敬,随后说道,“可是那女子体质特殊,若是任由她成长起来,将是一大祸害啊!”

“一个阴阳圣体,也难以影响我族大局,我们手下也是有着一个体质非凡的存在啊!”那黑衣男子说道。

“你说是那吞噬…!”站立的男子眸露精光说道。

“不错。”坐着的黑衣男子点头称是。

“对了,据狼魔将说,在这次行动时,他们感觉到了帝皇剑的气息波动。”站立的男子继续说道。

南阳治疗包皮过长的方法

临沭县结核病防治所怎么样

博爱口腔科

锦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包头治疗男科医院

儿童经常流鼻血
孩子经常流鼻血
小孩总是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孩子老是流鼻血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