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人道 第一百九十九章-曲终人散

时间:2020-01-16 20:51: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人道 第一百九十九章:曲终人散

第一百九十九章:曲终人散

看到柳随风的那一刻,白衣男子竟有一种恍惚感,似乎好像是看到了亲人,又好像是看到了敌人,一时之间,对于柳随风,他竟是涌出了这股复杂的感情,但白衣男子又可以确定,这只不过是他与柳随风的第一次见面。[燃^文^书库][]乐—文

与白衣男子一样,看到白衣男子的那一刻,柳随风就不由得眼神一抖,也是心中涌出了一抹奇怪之色。

启灵石所冒出来的乌芒,朝着花意如笼罩而去,眼看就要罩住花意如了。

而那些被启灵石的乌光所笼罩的花宛如伸出来的白绫,竟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只见那原本素白素白的白绫,一下子就变得漆黑起来,就好像是被乌光给玷污了似的,一下子就变得让人不忍直视。

并且,最让忽然感到奇怪并畏惧的是,那缠绕上白绫的乌芒,竟如影随形,随着那条白绫,朝着花意如的手臂缠绕而去。

不等那乌芒缠绕上手臂,花意如就感觉到,一股灼热之感,从那乌芒之上,渐渐散发出来,让她忍不住就惊呼起来。

与此同时,她似乎能感觉到,手臂中的血液,啊哦不,不仅仅是手臂中的血液,就连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中的血液,竟是发了疯、着了魔、有了狂似的,竟是朝着她的手臂,疯狂地奔涌而去。

花意如一声惊呼,还没喊出声,就看到白衣男子到来了。

看到白衣男子到来,花意如不由心中一喜,毕竟,白衣男子的出现,説明白衣男子还是在乎她的。

女人,即便是死到临头的女人,当看到所爱之人肯来救自己的时候,即便不确定有没有获救的希望,但是只要看到情郎的出现,对于女人来説,尤其是从xiǎo就缺少爱的花意如来説,就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白衣男子看到花意如的处境不妙,来不及多想,也不去分辨为何对柳随风的感觉如此奇怪,而是就地旋转了一下身子,白衣男子的身躯,竟是疏忽变为了一枚柳叶刀,倏然亮起了一道白芒。

白衣男子化身为刀,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感觉,而柳随风看到白衣男子所化为的柳叶刀,立马神情激动,难以置信地看着白衣男子,似乎没有想到,一个好好的大活人,竟然能够化身为兵器。

这还不算出乎柳随风的意料,毕竟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柳随风感觉自己的心态已经很宽容了,很多玄奇的事情,一一出现,很多不可思议的情境,一次次遇见,许多实力强悍的人呢,一次次目睹。

可以説,柳随风对于所有这一切,几乎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但是看到这把柳叶刀,之所以会心底有了很大的触动,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白衣男子所化身的柳叶刀,竟然与风无涯送与他的那把柳叶刀,一模一样。

无论是刀体,还是刀柄,都简直是如出一辙。

这就让柳随风吃了一惊,与此同时,精神也就有了一丝的放松,原本一直注意着启灵石的意识,竟然有了一抹松动,于是在柳随风的注目下,柳随风亲眼看到,白衣男子所化为的柳叶刀,割断了白绫。

白绫被柳叶刀割断,砰地一声裂成了两截,一截在启灵石黑芒的作用下,变为了飞灰,而另一截,在花意如的手臂上耷拉着,原本白衣飘飘、浑然若仙的花意如,现在看起来倒有了衣衫褴褛之相。

柳叶刀闪过一抹绚丽的光,一个空间通道,倏然打开,花意如神色一愣,立马走进了空间通道。

花意如刚走入空间通道,右手的袖口突然又伸出了一道白绫,朝着地上的花宛如一卷,便将花宛如给卷了进去。

看到这些,柳随风并没有阻拦,而是任由花意如讲花宛如给带走了。

因为,柳随风知道,作为花宛如的姐姐,花意如一定不会亏待花宛如的,况且作为一个女子,花意如照顾起花宛如来,也一定比他这个粗心的男人更合适,想到这里,柳随风也就任由他们离去。

在柳随风与花意如周转的时候,周良已经悄然从地上爬起,缓缓地再次走入了传送禁制,掏出了一块极品妖石,从传送禁制离开了天香酒楼,一走出天香酒楼,周良就开始直奔周府而去。

对于柳森来説,白衣男子的出现,也是一个契机,因为柳随风无暇去管他,所以缺少了柳随风的支持,剑光罩逐渐崩溃,不过这崩溃,是由于柳随风施加于上面的妖气耗尽了,与柳森却是一毛钱关系没有。

看到柳森脱困,风铃立马跑到了柳森身边,关心地问道:“没事吧?”

柳森看了一眼风铃,眼神之中有着泪花在激动,没有説什么,只不过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事。

对于柳森的沉默寡言,风铃也算是了解了,于是就对着柳森説道:“你把凌郎带到风府,等我回去再处理。这儿的事情,就先交给我吧。”

听到风铃的话语,柳森没有废话,接过了从风铃手中递过来的风凌郎,慢慢地走入了传送禁制。

传送禁制一阵光芒闪耀,柳森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柳随风看着众人,走的走,散的散,周围除了聚集了一些看客外,柳随风确实没有了继续追究的意思。

看了看身旁的穆无言,柳随风笑着对穆无言説道:“穆兄,要不今天就到此结束吧,我也有些累了。”

穆无言听到柳随风这么説,并且亲眼目睹了所发生的一切,不由笑着説道:“那好吧,我送你出去。”

穆无言在前,柳随风在后,朝着传送禁制走了过去,而还不等柳随风二人走到传送禁制,却突然听到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叫道:“柳公子请留步,我家xiǎo姐有情。’

柳随风一愣,站住了身子,转过了身子,就看到了一个粉雕玉琢的xiǎo丫头,不由又是一愣,似乎没想到叫住自己的,竟是这么一个xiǎo娃儿,不由得心中惊奇,暗道天香酒楼这么做,算不算使用童工?

重庆西南医院
泾县中医院
重庆治牛皮癣费用
九江癫痫病治疗费用
芜湖癫痫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