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梁稳根剖白三一迁都隐情-行踪被监视会议被监听

2018-12-07 23:19:03
梁稳根剖白三一迁都隐情:行踪被监视会议被监听 三一重工集团董事长梁稳根(资料图) 间谍、绑架、阴谋、诽谤、300亿元融资告吹……是什么样的作恶力量,让中国的工程机械制造商被逼出走长沙?梁稳根剖白多年来的内心隐忍和愤怒 在应付无聊诉讼、个人毁谤问题上,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过去数年的做法是以德报怨,他一直对是非敬而远之—不解释,亦极少公开抱怨。不过,眼下他决定摆脱这一切。“结束这一切,只有靠良知回归,可人性之恶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梁稳根愤怒地对说。在11月23日的早餐会上,绝望之下梁在内部宣布将公司职能总部迁离长沙。搬迁将在两个月内完成。 这一想法由来已久,至少在一年前,一些高管曾在董事会上秘密向梁如此建议。不过,这一建议屡屡被梁否决,理由是“不给省里添乱”。迁走对湖南的震动显而易见。根据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统计,湖南在全国工程机械行业的排位跃居,主营收入占全国工程机械的比重接近1/3。梁稳根一手创建的三一集团拥有超过5.8万名员工,2011年营收高达802亿元,上交利税超过160亿元—这一数字在湖南省仅次于湖南中烟工业公司,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三一集团、三一国际)合并市值超过1500亿元。受惠于三一的样板效应,2011年,机械装备工业完成增加值占湖南省规模工业的比重超过25%,利润比重则超过40%。 在财富之外,梁稳根亦收获盛名。早在数年前,梁稳根就已是中央候补委员的热门人选—在旁观者看来,如此荣誉显然足以让梁这样的民营企业家在中国商业环境里游刃有余。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一直身处于长期被有组织的不实举报、谣言和负面报道的冲击之中。诸如“资金链断裂”、“携款潜逃”、“关联交易非法谋利”、“企业涉黑”、“侵占土地”、“偷税漏税”、“公开行贿”、“偷窃技术”等等不绝于耳,甚至有人攻击称其早已病入膏肓,时日无多。“在对手那里,三一除了贩毒、卖淫几乎坏事都做绝了。”梁说。 如此局面难免令梁稳根心生倦意。2012年7月10日至12日,梁稳根参加中组部在上海浦东干部学院举办的“提升企业家影响力”专题研讨班时,就曾两次向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勇提及希望将三一交给国家。“别人发展是靠利益,我们是靠道义,道义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呢?我不知道。你以为我有钱,牛,能呼风唤雨吗?可事实真的不是那么回事啊。”梁稳根说。 11月5日,三一再度曝出“间谍门”事件。称其采用技术手段窃取竞争对手的商业机密,还从湖南农业大学等本地高校物色情报人员。三一一名员工被抓,一名员工被监视居住。这一切令梁震怒不已。“他一直在忍,忍到有点灰心丧气了。”三一集团董事梁林河说。 16日,梁稳根乘火车前往江苏昆山秘密召集董事会,各位董事则由长沙等辗转而来。会议地点舍近求远,之所以选在千里之外的昆山而非长沙,如此行事乃是迫不得已—梁确信自己的行踪一直被监视。在董事会上,三一董事个个怒火中烧,梁稳根揶揄地说:“受欺负不丑,作恶才丑,三一要学会唾面自干,别人唾在脸上不要自己擦干,而应让风自然吹干。只有这样,对手才能解气。” 梁稳根曾在内部公开宣称三一在长沙已无任何秘密可言。由于担心被监听,他通常不在公司召开任何重要会议,实在迫不得已,会选择在办公室外长长的露台上或者三一园区内一处池塘中央的亭子内开会。“只要有电器的地方,他都不敢开会。”梁林河说。 这并非耸人听闻。2012年8月15日,梁稳根曾秘密会见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董事长王宜林,商议双方共同研制海洋工程装备一事。其行程及会谈内容均极度保密,知晓者仅总裁向文波、梁的贴身秘书等寥寥数人。但令人吃惊的是,第二周网络即大规模曝出其会谈内容,其对细节之了解令梁稳根本人也叹为观止。为此,三一内部曾进行长达数月的自查并未发现任何马脚。如此细节究竟如何泄露,梁稳根至今不得而知。 此事并非孤案。9月初,三一内部高层营销会议曾遭泄密。该会议由梁林河主持,其讲话被秘密录音,随后被整理成文字材料邮寄至各大媒体。攻击者称其9月混凝土泵车销售量仅为15台,其营收出现“断崖式下降”,而事实上,这一销售数字为200余台。为了澄清事实,三一曾不得不发布紧急公告。 小孩发烧39度怎么办
镀层测厚仪
小孩半夜发烧怎么办
扬州发电机厂家
手提袋印刷价格
抽烟罩厂家
孩子每次睡觉时咳嗽
小孩老咳嗽怎么办
小孩子感冒咳嗽吃什么好得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